关于气息和音色的“异端”解说——赏马迪老师笛子作品清吹演奏有感
 
原作者: 傅喻  来源: 原创   阅读 7477 次  字体大小:【

          虽然业余,虽然从未想过为什么要吹笛子,也未想过吹不好笛子有什么不妥,但只要与笛子、笛曲、笛人、笛事有关,似乎就会有种无形的魔力使自己难以自持的兴奋和愉悦!也正因为着魔较深,久而久之对笛子的音准、音质、演奏效果的期望也近乎苛刻!在自己习练过程中,经常因气息、指法、音色、乐句处理的细微之处不得要领而沮丧、自怨自艾,有时甚至绝望!觉得这辈子也只有欣赏笛子演奏家们美伦美奂的表演了,自己想“玩”好是没指望了。“发烧”至目前的“境界”,音乐感觉自以为已修炼到不能被轻易糊弄的程度,即便是演奏家的现场演奏也很容易听出其中的瑕疵和问题所在,而每当此时,一种冲动就会从心底冉冉而起——连演奏家都存在这个问题,看来自己的问题是可以被原谅了——类似这样的“优越感”有时很能鼓舞人心,全身心投入的练习又会重新开始.....问题也就在这里。其实,我们的耳朵和感觉很多的时候是被一种“虚假的美丽”给欺骗了。

    近期,大量收集和“研究”了清吹的一些笛子曲。说实在的,笛友们上传的清吹笛曲因为各种原因绝大部分不堪卒听。演奏家们和眼高手低的笛友们,大部分不愿或不敢给人展示自己清吹的笛曲(象笔者之流),因为清吹的不经特殊处理的笛曲,犹如显微镜下美人的肌肤,肤屑、瑕疵随处可见,除非确属天生完美。在“研究”了一番笛曲的清吹之后,深以为对学练笛子的人而言,现场认真观摩和仔细倾听演奏家的“清吹”示范有着非比寻常的功效。

    下面就“看”和“听”过马迪老师的清吹示范演奏之后的感受,与大家交流如下:

 一、气  息

     关于笛艺中的气息,行家们有不少高论。可气息到底是指什么呢?它的功用又是什么?如何才能更好地运用气息呢?通过现场观摩、倾听马迪老师的清吹演奏,笔者对这些问题有了更新的感悟。

 以《登幽州台歌》为例:

    从持笛开始,马迪老师即平息静气,平视的目光渐行渐远,幽远的神思仿佛已游离于现场之外,就在闭目俯首的一瞬之间,F调大笛中一声古老、深沉的叹息随即出......马迪老师的双脚稍稍前后分立,当后脚微微掂起轻轻一蹬,一股力道似乎自脚尖上传至全身,就在昂首挺身的同时,F调大笛中又一声极具沧桑之感的叹息叠加而出......气息驱动着乐律,乐律牵引着笛声,笛声潜含着话语,马老师就这样用竹笛完成了一个富有史诗意味的千古一叹!“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应该说,光有声音,或者说光有笛声,想表达如此宏大、深刻的意境感怀是根本不可能的。问题是,马迪老师在这里所调动的音乐元素不仅仅是笛子的声音本身,每一个音符的发音方法、每一个乐句的起始和结束控制、音量的大小、高低、强弱、震颤幅度及所有这些元素的相互配合与协调,都恰如其分地被组合起来了,而这一切主要是通过富有情绪的气息运用来完成的。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马迪老师认为,气息本身是有“灵性”的,气息不仅是用来吹响笛子的,气息本身就可以直接是音乐。在《登幽州台歌》中,通过笛声之外的“气息”感觉能够感受到的艺术感染力不亚于笛声本身。就象卓越的朗诵家在朗诵一篇气势磅礴的美文时,他的吸气、呼气乃至气声同在的生动的声音组合比单一的纯正声音更具有感染力一样。在马迪老师其他大笛曲作品(如《山居秋暝》《远韵》)中,拙朴、猛烈的“煞气”不止一次被酣畅淋漓地加以运用和表现,都达到了独特的艺术感染效果。

    通过现场观赏和倾听马迪老师的清吹演奏,笔者感悟到,气息不仅是吸气和吹气那么简单。马迪老师实际上是在用整个“身”“心”来运用气息!具体而言,“身”之气息运用是一种技术操作,可通过训练而获得;而“心”之气息运用则是一种“心法”,必须通过修养而获得。由此,演奏意义上的气息和训练意义上的气息有着完全不同的功用。在笛子的基本训练中,说到气息运用都会强调腹部、胸部、口腔、嘴唇的具体动作,这都没错,训练的目的是为了掌握技术;而演奏的目的是为了音乐作品的艺术效果,演奏中的气息运用更强调以意驱气,声随气走。当用心在音乐作品的艺术效果时,演奏者可以完全忘却技艺(肢体动作)的存在,所谓心到手到、意到气到,一切都随心所欲,气息因有了“心”而生动,笛声因生动的气息而有了活的感情。......也许,这正是真正的演奏家与笛子乐手的本质区别。正是在上述意义上,笔者得出如下结论:气息问题不仅是一个物质(物理)问题,更是一个精神(艺术)问题;气息运用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音乐艺术修养的积累;单纯技术意义上的气息运用训练和演奏意义上的气息运用修养同等重要。

 二、音  色

    毋庸讳言,由于现场清吹的笛子音色与经过特别音响技术处理的笛子音色有着明显不同,所以与大部分笛迷笛友们一样,笔者对演奏家们不经“伪饰”的、“真吹”的笛子音色一直充满好奇。不止一次,笔者就是以这样的心理现场倾听和观看马迪老师清吹演奏的。如果说笛子的音色可以是多种多样的,还应该被不断尝试和拓展,大概不会有太多人反对。随着笛子音域的大大扩展,如果再以某种固定的标准谈论笛子的音色,难免老套和有失科学。现场倾听马迪老师的清吹演奏,笔者感受到马迪老师对笛子音色的处理不光是丰富多样的,而且是富有进取意义的。悠扬、清脆、圆润、明亮、悦耳等等是对传统笛子音色的基本描述。马迪老师演奏的《望乡》、《陕北好》《枣园春色》典型体现了传统的笛子音色。 而在《大漠》和《塞上风情》中,传统笛子音色的基础上增加了空灵、回响和渺远的音色特点,只凭本真的音色独特处理就可使听者感受到塞上和大漠的自然景况和氛围。无膜大笛曲《山居秋暝》和《远韵》中,空灵、回响、渺远的音色又增加了金属般的共鸣效果,使得竹笛作品的音色感觉中古意和典雅并存。在《赶牲灵》和《纺线线》中,乡谣山歌式的音色和旋律,一下子就可以将听众拉回到乡土中国的从前......马迪老师演奏的贴膜大笛曲《登幽州台歌》的独特音色处理,一时之间笔者甚至难以对其进行恰当的描述和说明,可以肯定的是,该曲演奏为笛子音色的尝试和拓展展示了无穷的可能性......现实中少见同一演奏家在笛子音色的处理上因曲子不同而迥然各异!

    如果说马迪老师对笛子音色的处理有什么共同之处,那就是流传广泛的所谓“三最”(最放松、最通畅和最震动)理论。近期,马迪老师关于笛子音色理论又有最新表述,他认为通透和充分震动是美声发声方法的基本要领,以此来处理笛子的音色可称为“美声”理论。基于上述笔者以为,马迪老师关于笛子音色的“通透”、“震动”、“美声”和“因曲而异”理论,无疑为笛子音色的处理确立了全新的标准。

    笔者觉得,就音色而言,马迪老师不经意的现场即兴清吹演奏远比视频里在舞台上的演奏效果好上许多。舞台上“演”的成分居多,声音还要通过音响塑造,不免“失真”且难以令人信服。而马迪老师与笛友们在一起时无拘无束的发泄”式演奏所表现的本真的音响效果反倒更令人感到信服和震撼!也许,这也正是马迪老师偏爱清吹演奏的缘由所在。

给马迪老师留言
http://www.madidizi.com
2007年 8月 28日
 
 

互动留言‖版权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