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西安马迪笛子夏令营见闻杂记
 
原作者: 俞宪宗[美国凤凰城]  来源: 原创   阅读 3655 次  字体大小:【

2007年西安马迪笛子夏令营见闻杂记
作者:ShiXian 

    这是一个小学生在老师讲课后的心得笔记,也是一个愿意多学一点东西的学生课后向老师递交的一份家庭作业,如果其中有一点东西还值的一看的话,很可能是马老师精彩的讲课中引来的,因为行文方便,我不一一注明马老师的原话,掠美之处请马老师原谅,如果文中有谬误不当之处,那是我学识不够,理解错误,与马老师无关,敬请读者不吝指教。
   我是在夏令营已办到一半的时候,才从美国赶到西安的,第二天下午马老师就给我上了一堂课,这堂课用的是因材施教的方法。他没听我吹奏,不替我纠正错误,也不一句一句地教我吹,就像他教孩子们那样,他只不过吹各种曲子给我听,适当讲一些方法,让我脑海中储存起这些音乐形象,以后让我凭我悟性去悟出自己如何吹好的方法来。他认为一个受过一些音乐训练的成年人,应该有足够的悟性来感受这些音乐形象,并用适当的方法来表现它。
    二个小时的讲授,对我的影响可以用二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震憾”。
    中国传统上有一种说法:“丝不如竹、竹不如肉”,就是说二胡等弦乐器的表现力,不如笛子等吹奏乐器,而笛子之类吹奏乐器又比不上人声,对弦乐器与吹奏乐器比不上人声这个说法我是认同的,但对丝不如竹,我是怀疑的,因为我觉得二胡与小提琴比笛子等吹奏乐器更具表现力,我年轻时也选择了小提琴作为主修乐器。但这次听了马老师的演奏后,我开始体会到我们祖先总结出这样二句话,还是有道理的。我从来没有看到竹笛会有这么大的表现力。首先从音量上看,马老师的演奏,强奏可以极强,一连串高音就像一串小爆竹一样发出劈列拍拉的声音,而弱奏可以轻到细似游丝,若有若无.从刚劲的快板到柔美的慢板转换非常自然.在如此强大的高低音转换中,他的声音还是统一的,协调的,和谐的.他的音色变化也丰富到出乎我的想象之外.有的地方轻虚空灵,如”大漠”中一串轻吐音,只用口腔中少量余气吐出,与后面用强烈腹震音奏出的色彩极为浓厚的长音形成强烈对比.他用的笛子不贴笛膜,用胶布封住,而音色的变化有明快、厚重、纯净、飘逸、冷艳、温馨等等,而这些变化对他来说是随心所欲,举重若轻,挥酒自如.看他吹笛子就像看帕尔曼拉小提琴一样,不像是在演奏,而像是小孩子在玩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随意摆弄.
    第二个观念的改变是“西北笛王”,陕西地方风格的代表,这个大家一般都认可的说法,有人说马迪吹陕西风格的曲子是扬长避短,我也觉得有点道理,但这次马老师为我们演奏了大量多种风格的曲子,使我完全改变了看法.他演奏的曲子有欧美古典小品的小夜曲、芭蕾舞曲、日本民谣樱花、尺八风味的小曲、欧美当代电影插曲、中国电视集插曲、流行歌曲、台湾歌曲、江南风味的笛曲等等,他的演奏有很强的即兴成份,变奏能力极强,一首大家熟悉的曲子,由他奏来,往往有意想不到的旋律与效果,使人听了觉得既亲切又新鲜.而他那丰富的笛子音色宝库,有取之不尽的绚丽色彩,为表达多种感情提供了物质基础.听过他的演奏的人没有人会再说他只是陕西一个地方风格的表现者,他绝对是属于全民的,属于世界的。

    中国传统上对艺术作品有它独特的评定方式与标准,简单的概括,可以分为三等:第一等,完全超出显意识控制,进入下意识状态,产生出人意料的好效果,人们称之为出神入化的,被称为“神品”;第二等,有可喜的表现、灵巧、美妙,但还有人为痕迹,被称为“妙品”;第三等,在很强的显意识的控制之下,经过苦练,表演得很流畅而无瑕疵,被称为”能品”,再等而下之,那就是不入品流了。
   “神品”的演奏,每一次都是一次创新,决不雷同,同一个曲子,其音色、速度、强弱、都将随着演奏家的思想感情,他当时当地的感受而变化.如果每次演奏都差不多,不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受,那最多只是“能品”而已。
    如何才能达到神品呢?在对中国传统艺术与现代人体科学探索中,松、静、自然,被认为是三个必要的条件。
首先,第一个基本条件是“松”,松,不是松垮,不是瘫软无力,而是放松,不紧张。肢体要松,内脏要松,思想更要松。有的演奏家,演出很顺利,没出什么差错,但在演出过程中,一直让人捏着一把汗,生怕他出错,他心里的紧张情绪感染到了观众,这样的演出能有多大的美感呢?充其量只是个“能品”而已。
   
    马迪老师的演奏是极为放松的,他或而靠在椅背上,或而坐直身体,或而前俯后仰,左右摇摆,十分轻松。他说他也有犯错误的时候,那就是说他也紧张的时候,但他在艺术上的追求是彻底的放松。这也是他的演奏如此出神入化的一个原因.为了达到放松的目的,马老师总结了许多具体技巧和方法,并对学生进行了训练,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马老师是一个非常有思想的人,他说我们吹笛子,又要用脑子,又要用肢体,二者必须兼顾,他的教育思想和教学方法很科学,很先进,很有效。
    为了帮助学生找到放松的感觉,马老师要求学生躺着吹笛子,要学生叹气似地吹笛子,使二肩放松,要求学生加强腹部气息的控制,气沉丹田,来转移学生嘴巴上的紧张,要求学生嘴部嘴角都放松,不像一般目前流行的吹法那样要求嘴角使劲,长期吹奏使人觉得很酸,几天不吹就嘴角无力,没法吹笛子了。马老师方法与当代生命科技要求的松、静、自然的条件是完全符合的,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
    马老师的另一个教学方法是强调模仿,强调对乐曲的感受与记忆。他反复示范,领奏,让学生对乐曲有深刻的印象。现代音乐教育中,有一个影响极坏的陋习,笛子教学也不例外,那就是看乐谱学曲子。其实乐谱只是曲子的概括的提示性的记录。如果说曲子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美人,那么乐谱就只是一具皮包骨头的骷髅而已。看乐谱学曲子,就是放着美人不顾,拼命去学骷髅,岂不悲哀.习惯于看谱学曲子的学生往往有这样的表现,老师示范了一句曲子,其中有美妙的装饰音和柔情的气震音,有明显的强弱变化,但学生却不顾老师的示范,自顾自吹他那没有装饰音,没有气震音,没有强弱变化的,按照乐谱上吹奏的乐句,吹完以后,心安理得,因为他是按谱的吹的,没错!很有天赋的学生在错误教学方法的指导下,很快就会变成庸才。
    在马老师的教学中,乐谱也是有用的,但只是在学生对乐曲还听不明白,记不住的时候,记下一些要点,记下节奏等要素,在学生忘记曲子的形象的时候,或记得不确切的时候,进行提示用的,对老师的示范的印象是最主要的。马老师认为,老师如果不能进行示范,最好不要教学生。马老师的这个教学方法我认为是非常值得提倡的。它可以大大避免不恰当的教学方法对人才的浪费。
    马老师教学中,十分强调对比与变化,他认为单调不变的节奏、强度和音色,会引起听众的感官的疲劳,破坏美感。小姐身旁的丫环一定要选丑的,否则就显示不出小姐的美。天天吃同样的美食,一定会倒胃口。齐白石的画,一大片写意芭蕉旁边,画一只工笔的小虫,淡淡的粗粗的笔触画芭蕉,浓墨,精细的笔触写小虫,对比十分强烈,相映成趣。或用浓墨点染一处山水楼阁,却在旁边留一大片空白,虚实对比,给观画者留下了许多想象的余地。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这是一个哲学的原理,也是一个很普通的美学原理,但在现代中国的笛子界,却是一个需要提倡的原理。我听过一位笛子演奏家演奏的箫曲,自始至终,是响亮饱满,饱满响亮,你说我还有胃口再去听他的其他曲子吗?遗憾的是,这样的演奏并不是个别的现象。
    马老师要求学生掌握力度的变化,对比一定要十分明显,在速度与音色上也有同样的要求,他本人的演奏更是突出地显现了这个原则。
   今年十月份,马老师将在西安举办个人笛子独奏音乐会,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参加,听完以后请告诉我,我说的是言过其实呢,还是恰到好处呢,还是形容不足。

    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些技巧上的一些问题,任何技巧都只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任何技巧都有与他相应的美学原理。
    首先要讨论的是笛子演奏的音色问题,一般人都认为,松净圆润,是最理想的笛子音色,但是如果用一种最符合这个要求的音色来演奏所有乐曲,是否也会产生感觉性的疲劳呢?好比天天吃最美味的鸡汤,吃到后来是不是也会一见到鸡汤就反胃呢?一个只会做一种美味的鸡汤的厨师,算不上一个好厨师,能在美味的鸡汤的的基础上做出多种口味的美食,让人百吃不厌,才是厨艺大师.我认为松静圆润是非常理想的音色,但它的好处不单单在它本身好听,更是在于他能比较容易地幻化成最多种类的绚丽音色.就像白色一样,白纸上可以画最多种颜色,而有色纸就只能画上偏色了。如果一种发音方法只能吹出一个扁的音,那么它的变化就很受限制,不能取得艺术上最大的感染力,如果一种发音方法能出圆的音,他的变化余地就大大扩张了。一个扁的音,不一定是一个坏的音色,它是音色大家庭中的一员,他有它的地位,但它必须与其他音色一起共同来满足表现演奏者内心感情的需要。在马老师的演奏中采用了日本尺八煞气的吹法,大量的气声,扁得不能再扁,枯得不能再枯,但与圆润的音色对比,就给人一种特别动人的印象。
    极大地丰富的音色对比,可以使乐曲产生一种立体式的效果.当我在听马老师示范演奏时,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看惯了黑白电影后,一下子看到了彩色电影一般。例如马老师吹奏赵松庭先生的名曲”早晨”,我个人感受好像是在原作清新平和的晨光,声声鸟语的意境中,加上了一阵阵浓郁的荷香,沁人心肺,薰蒸着每一个毛孔,感到一种全身心的立体的感受.马老师对赵先生十分崇敬与怀念,记得赵先生曾经奖掖地夸他大笛子吹得好,还送了他一支大弯管笛,后来被用来演奏“墨竹”的.我很理解马老师的这种心情,就好像我当年虽然没有在宋史界的泰斗,邓广铭教授门下上过课,但他主持我的研究生论文答辩,推荐我担任宋史研究会副秘书长,吸收我参加他的编辑审阅大百科全书宋史卷的审稿小组,那种对后进的奖掖使我至今还十分感恩,而且深深地觉得自己辜负了邓老师的期望.现在邓老师的弟子看到我,还要问我,是否再回到宋史领域,进行宋史研究,殷切之情,胜于同门。我想马老师如此出色地演奏赵先生的作品,赵先生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在现代中国竹笛演奏家中,俞逊发先生是在音色的探索和发展中最有成就的一位.他的”珠廉寨”用笛子模仿京剧中的大花脸净角的唱腔,十分浑厚动听,实为笛子艺术作品中有所创新的佳作。
    马迪老师的笛子艺术大幅度地发展了笛子音色的创新和运用,标志着笛子艺术开始进入成熟时期。就笛子演奏意境的创造(即是否能达到神品)以及笛子音色的创新,发展和运用上,马迪老师可以说是一位真正的笛子艺术大师.
    这也是我为什么不远万里从美国到西安学艺,为什么远离我的家乡上海,舍近就远,在乘坐13个小时的飞机之后,又乘了20小时的火车,花了上万元的旅费,来到西安的原因。
    在演奏技术上,哪些因素可以影响和改变音色呢?这是一个马迪老师也正在进一步探索的问题。
    他在给学生上课时,用语音为例说明声调和音色在表现感情上的作用,如“讨厌”二字,如用重浊的音色,果断的口气讲,就表示厌恶,如用柔美的音色,婉转的声调来讲,就可能表示爱意了.由此看来思想感情应该是在下意识中调控音色的主要因素。
    气息可以肯定地说是影响音色的主要原因之一。就像液体的流动,稀薄的液体流动得快、粘稠的流动就慢,流速体现了质量。气急,音色就比较单薄、干燥、明亮、刚强、气缓,音色就比较厚重、润滑、暗淡、柔和。
    口腔打开的大小程度,口型形状和大小,口风集中与否,口风与吹孔的角度都可以是影响音色的因素,在这些方面进行科学探索与总结,建立起理论与实践统一的笛子音色理论,将是对笛子艺术科学发展的大贡献.我个人感觉,马迪老师的下颌运动法对音色的改变有很大的作用,其具体作用和机制则还有待进一步的实验与总结。
    为了吹出松净圆润的音来,在发声方法上要做到松、圆、通、共呜。嘴部要松,当然要做到松就不是一点都不用力,但这与放松不矛盾.紧的嘴型在气流很强的时候音就容易破,表现力就受到很大限制,不光在音色上比较单调,在力度上也缺乏张力。气息要通畅,口腔打开,半打哈欠,喉结下沈,一方面使呼吸顺畅,不憋气,使人处在一种放松的不吃力的状态中,另一方面极大地加强口腔,头腔、胸腹腔的共鸣。马老师有许多训练气息的方法,如狗喘气,快速腹部震音,长音等等。马老师的肚子很柔软,弹性特强,缩下鼓起之间幅度令人吃惊,相对比较之下,我呼吸时的腹部起伏几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超强的腹部控气能力,就使演奏乐曲时强度变化的幅度达到震憾人心的程度。
    马老师还有一个绝招,那就是控制声音强弱的下颌运动。这个方法马老师公开发表过多次,但我看了以后还是不得要领。这次马老师重点就给我讲这个方法,示范给我看,这才明白了这个技术要领.看来这个技术是非面授不可。要学的人直接找马老师或者他的入室弟子面授得了。我想要说的是,这个方法是吹出强弱变化很大而又统一声音的关键性技术,不要因为看不懂而忽略过去。
    马老师的绝招全部公开讲授,不藏私,也不怕别人超过他.其实要达到他那个层次,即使有天赋加上勤奋,再加上有优良环境条件,也不是都能做到的.再说真要达到那个层次,已经没有高下之分,而且也只有心情十分恬淡的人才有可能达到那个层次,所以他不怕公开他的绝招。
    马迪老师的演奏技术的发展,借鉴和吸收了大量西方长笛技术和理论,也吸收了日本尺八的很多特色,兼收并蓄,表现了中华民族的宏大气度,也体出民乐发展的方向。在当今中国领导人倡导改革开放的潮流中,走向世界,与世界接轨,创建和谐社会,增进世界各民族的交流,了解,取长补短,正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的”中和”道德观。在当今民乐界和笛子界还常常有一些不和谐音,民乐非要和西乐分得很清,非要比个高下,非要争一争,这些都与中华民族立国和平兼容的大国风度不相称。中国在唐宋时期是历史上鼎盛时期,当时中国在世界上就象现在的美国一样,是全面处于先进地位的大国,当时中国对世界各国人才都吸收,甚至重用.美国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的国家,它对各民族的人才也大量吸收,同时也吸收了它们的文化.我在美国上学还修过一门课,专门研究各民族文化的异同,研究如何在各民族之间进行交流,避免误会.开放的国策,是美国强盛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我们一定不要狭隘,一定要继承我们祖先的大国风度.二胡本是汉民族之外的外来民族的乐器,被吸收过来,现在已经成了民乐主奏乐器之一,我们为什么不能把小提琴取为已用,使它成为我们民乐的一部分?为什么我们拿过了一件,就不能再拿第二件,第三件呢?文化,修养,气度,这都是学艺术的人必不可少的素质。马迪老师的文化修养和气度令人钦佩。
    一个星期的夏令营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和孩子们在一起,听着他们亲切的叫爷爷,学习他们的童心,真的很爽。7岁半的孩子吹的”赶牲灵”的第一段居然像模像样,而且挺有乐感.这个孩子舌尖上发火气,很痛,还坚持吹吐音,真是令人感动。还有一个胖小子,十来岁,很懂事,很勤快,吹得也很好,大G调的笛子居然也玩得转.许多孩子正准备高考,练得很勤,进步很快.看到他们的成长,更觉得马老师是德艺双馨啊!
    在夏令营期间西安的笛友很热情,如阴老师不但来拍照留念,还带来了豆豆,听豆豆吹”秦川抒怀”,比起二年前刚上传到网上时,有了长足的进步,现在在技巧上与乐感上,都已经接近完美了。笛友枫桥夜泊是一位非常热心的笛子发烧友,他的声音很通,几乎每天都来与我交流,帮助我找到那种通的感觉,真是十分感谢。
    最后几天,见到了”天下无笛”,原来是一个文静儒雅的小帅哥,与在网上得到的活泼的印象有点差距,说起来我们都是做计算机软件的同行,倍感亲切.”饮者之吟”是一位精干的中年人,观察力非常敏锐,逻辑思维十分请晰,分析起来条理分明,不愧是法律教授.可惜的是这次没见到”丝竹山水”等其他网友,留下了一份遗憾.
    在夏令营的最后一天,参加了一场别具生面的音乐会.陕西省文化厅副厅长,著名笛子演奏家刘宽忍先生来到夏令营驻地举办了一个小型的独奏音乐会.到场的有香港中乐团指挥兼艺术总监阎惠昌先生,著名笛子演奏家张延武先生,陕西省作家协会雷书记等人,以及许多当地马迪箫笛埙联谊会的笛友们.与会者级别之高,在一个以箫笛埙为主的群众团体举行的小型音乐会中可以说是空前的.刘厅长虽然从政多年,但笛艺依然精湛,笛友们掌声不断,气氛十分热烈.刘厅长据说可能是专业演奏家中目前从政官位最高的一位,由此也可见陕西文风之盛. 张延武老师看上去也非常儒雅,像一个江南的学者,一开口却是满口陕西汉子的口音.陕西毕竟是中华民族文化发祥地之一,沉积深厚,男的儒雅,女的清秀,山川灵气所钟呢,还是文化熏陶所致呢?耐人寻味.
    


 
 

   

给马迪老师留言
http://www.madidizi.com
2007年 8月 23日
 
 

互动留言‖版权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