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生涯
 
原作者: 马迪  来源: 秦风古韵   阅读 7255 次  字体大小:【

蹉跎岁月

  我小时候酷爱笛子,那时没有乐谱,就利用听唱片记谱,然后尽量模仿唱片练习。对我印象最深的乐曲是“枣园春色”,当时感觉特别好听!由此我深深的爱上了笛子,并伴随至今。文革时期,学校关闭,我就天天吹笛子,每天要练习8个小时,但不觉得累,因为我喜欢。家里人嫌笛子吵,我就站在马路边吹,天天晚上不间断,由此小巷人人皆识我。白天院子人家也嫌吵,大热天我关起门窗,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吹笛,无怨无悔。热爱就是动力,按现在的说法就是“发烧友”。学校开学后,上课不好好听讲,嘴里偷偷练双吐,手指悄悄练颤音,一门心思念笛子。亲戚介绍了一位专业笛子老师,那时上课不交课费,逢年过节,仅两盒点心谢师恩(那时没有物欲横流现象)。
  社会招收文艺兵,踊跃报名去应试,一曲吹罢满座惊!考官询问三代史(家庭成分),神色黯然夺门去。艺校应考列第一,又是政审没过关。无奈转身赴乡村,劳动改造受教育。面向黄土背朝天,痴心不改哼笛曲。窑洞里面笛声扬,煤油灯下瞎作曲。唐山地震撼中华,沉睡巨龙猛抬头。小平复出万象新,黄河在此拐了弯。
    恢复高考第一年,我又以笛子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进了音乐院校,艺术殿堂终于对我敞开了胸怀。感谢邓小平的好政策,感谢改革开放的车轮。回想蹉跎岁月,感慨万分!


简 历

  9岁时买了一支一角七分钱的笛子,向同院子的小伙伴讨教了最基本的指法,用了一下午时间就吹出了“北风吹”歌曲。12岁时,由别人引见到陕西省歌舞剧院笛子演奏家艾世先生学艺。艾老师是冯子存先生和刘管乐先生的弟子,他吹冯老的乐曲很地道,我由此受益非浅。14岁时,拜师西安音乐学院元修和老师。元老师是赵松庭先生的开门弟子,深得赵老的吹笛真谛。22岁时,我考进了西安音乐学院,继续师从元修和先生习笛。23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干部进修班,我是全班唯一的在校学生。两年进修期间,在谭谓裕和陆春龄先生的指导下,专业技术突飞猛进,并同时创作出我的两部处女作:“秦川抒怀”和“赶牲灵”。26岁时,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先在陕西省广播民族乐团工作,后进入陕西省歌舞剧院。演出单位的长久磨练,激发我创作出了大量的笛子独奏曲,硕果累累。1998年担任西安音乐学院外聘笛子专业老师至今。
  
   

给马迪老师留言
http://www.madidizi.com
2006年 5月 31日
 
 

互动留言‖版权声明‖网站地图‖友情链接